“冒险家”与“生活家”,你的选择是……| 中青报道

编辑:凯恩/2018-10-27 20:30

  逃离北上广,也需要勇气

  写实的影视剧往往能集中反映突出的社会问题,无论结局悲喜与否,演员们在剧情变化中的得意失意,都能成为现代生存教科书的典例。相应地,在个人生存选择和社会发展中日趋突出的一二线城市竞争问题,也逐渐成为了影视剧剧情发展的故事背景。

  一线城市经济较为繁荣,经济较为繁荣就意味着发展机会足够多,基础设施足够完善,这也是二线城市相对的弱点所在。

  

  为了留住人才,成都启动了首个“蓉漂人才日”活动,实行更加开放、积极的人才政策。许多一线城市甚至进一步提高薪酬,有针对性地发布人才指引目录,以留住更多对工作环境、生活品质要求趋高的人才。

  

  

  近日热播的城市生存电视剧《北京女子图鉴》,就反映了女青年在北京这座一线城市中的几许浮沉,处处揭露了一线城市的生存问题。该剧意欲突出的是女主角陈可依在一线城市“求生”历程的艰辛,以及她誓要扎根北京的勇气。

  人才逃离“北上广”,很大程度上都是高涨的房价所致,而二线城市的房价相对平稳,这给二线城市突围提供“可乘之机”。住房无疑是这场抢人大战的核心筹码。

  个体难以左右时代发展的洪流,也难以预测城市发展给自身命运带来的影响。作为青年学子,我们能做的,就是调整好自己,发展完善自己,让我们毕业后有足够的自信,凭借自己的能力,不论在哪个位置,不论在哪所城市,都能发出自己的光和热。

  故此,所谓“逃离北上广的勇气”,与舍弃高薪工作、优质生活享受的鲁莽或冲动无关,它要求的是那份敢于直面现实需求、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生活环境的理智和果敢。

  

  要不要离开北上广,从来都不是求解的核心。那些嚷嚷着明天就搬离的“城市客”,“永远也不可能逃离什么,除非开始追寻什么”。在“逃离”以前,勾勒出新征途终点的大致轮廓,才会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对旧生活的解脱。

  

  

  于是,一群居住在一线城市的年轻劳动力既不愿返回故乡,又渴望逃离北上广,转而将拥有较大发展空间、完善城市配套资源的二线城市视为最佳选择。面对这一块新鲜出炉的、包裹着“人口”与“大企业”的蛋糕,靠承接一线城市溢出资源发展、急需一批楼市“接盘侠”的二线城市,也开始了一轮接一轮的“抢人大战”,落户门槛一降再降。部分二线城市的政府甚至掏出百亿资金对落户人才住房、就业、保障等方面进行补贴。

  版权归中大青年微信公众号所有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金瑞庭认为,“送房送钱送户口的背后折射出来的是地方政府‘人才GDP绩效冲动’,希望通过短期化的人才激励措施来实现经济的增长。”有人算过一笔账,认为这种以补贴吸引人才入住的政策其实十分合算,一个人从出生到教育毕业到退休,一路都有财政支出,林林总总对一个城市的贡献甚至可达百万级。这种狂热化的抢人大战也就不难理解了。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但是,如果在这冷峻的建筑群中找不到家的归属感,在华灯初上时首先感受到的是思乡情切的落寞感,而非对丰富夜生活的兴奋感,那么一线城市或许就不应成为生活所寄的执念,二线城市的舒适和自在自得会来得更有意义。

  

  一个人选择二线城市时,看重的更多是它的发展潜力以及生活体验。它没有一线城市过于明显的收入不平等现象,相对而言幸福指数也会更高,在二线城市的人们完全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地慢下来享受生活。可以抱着投机心态买房置业,然后欣然坐等城市发展带来的红利,当人们陪伴着这座城市成长,把筹码押在它的身上,也许某天,就发现它已成了“新一线”。

  从送户籍到送住房,以至于送补贴,抢人大战不断升级,种种优惠福利待遇不得不说让人眼花缭乱心动不已。相比而言,这种来自于二线城市的人才招揽政策和以北京上海为代表的一线城市相比要友好许多。

  城市的繁华首先意味着更多更好的商品和服务,从衣食住行到看病治病,一线城市都有着周边城市所没有的高质量供应,其服务范围覆盖着其他小城市的服务点,成为一个大圆圈的凤凰娱乐(fh03.cc)圆心。

  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敏表示:“我们对近5年基础性人才流失情况做了一个专题调研,发现最多的一年流失近1万人,每年引进人才5万,走1万。”他认为,高物价、高房价和弱创业环境成为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审慎选择,把握人生

  但事实上,无论哪种选择,都值得被尊重,因为这种选择并无高低之分,它只关系着你要的是什么,是在一线城市漂泊奋斗,还是在二线城市中稳健发展,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好选项。

  紧接着在2017年8月28日,江苏宣布为吸引创新人才,宣布要免除人才的个人所得税,武汉也发出口号,要给予人才八折购房优惠,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更是说要让大学生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二十的价格买到房子。

  有人算过一笔账:年收入一百万,听起来很了不起,但放在北京,扣完税,除去房贷、养车费用、孩子教育费用、日常生活费用和一年一到两次的平民全家游费用,真正攒下的其实不算多。

  繁华还有另一层含义,即大量的机会,尤其是就业机会。一线城市的就业机会不仅量多质高,而且较为公平,被多方监管,背后较少私相授受的入职问题。所以,就目前来看,“一线城市居不易,二线城市机会少”这一现象仍然活跃在中国的城市发展中。

  2018年5月,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人才吸引力报告》称,新一线城市人才流入率为107%,较2016年增长3.2%。一系列证据显示,今年以来,一线城市已经进入了人才招聘的活跃期。在智联招聘副总裁刘东看来,衡量人才吸引的关键还是在于“留得住”。

  反观现实,许多年轻人那份留守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坚定,已然被浓厚的雾霾、拥堵的交通、瞬息万变的潮流风气和收支求衡的高压消磨殆尽。所以,越来越多人鼓足勇气,决意告别繁华都市,转身投向有着合理的物价、相对轻松的房价、相对从容和稳定平静的工作的凤凰彩票(fh03.cc)二线城市。但是,这种“勇”可以是智谋的结果,也可以是冲动的产物。

  事实上并不是去了一线城市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高收入者,风险与收益并存。放眼世界超级城市,不论是纽约巴黎,还是香港东京,年轻人在获得更多的资源与信息时,也就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城市时时在更新,也时时有人在被淘汰。表面上越是光鲜迷人的,往往背后都有无数心酸苦楚。

  实际上,一线城市急于推出人才吸引新政,恰恰暴露了一线城市人才吸引力走着下坡路的现实。

  而在今年,这场抢人大战更是升级到白热化,近日南京出台揽人新政,提出了“宁聚计划”,甚至于外地高校毕业生前来面试将享受到高达千元的面试补贴,首次创业还可领取一次性两千元的开业补贴。

  所以,陈可依对大城市生活的执着无可厚非,因为她的“倔”根植于她对自我所需的充分了解,那条一线城市优越生活的闯关通道是她用理智铺就的。从她的奋斗人生看,纵使一线城市常予人以压迫感,只要有迎难而上的勇气和足够强大的心理素质,这种负担同样能鞭策人心,给人才以百炼成钢的期冀。

  综合而言,城市的吸引力还是要多方判定,是否宜居,产业是否成熟,文化是否包容,城市软实力是否具备,如交通状况、生活成本等,任何因素都不可忽视。虽然我们尚在校园里,但是不妨思索哪种选择更适合自己,能给自己更好的发展,更幸福满意的生活。

  近期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人才外流趋势明显,许多毕业生开始不再把留在一线城市作为自己的首选,而二线城市招揽人才的做法也可以说是卓有成效,大量毕业生涌入二线城市,成为二线城市的生力军。

  凤凰娱乐(fh03.cc)

  

  但是,在看到二线城市愈来愈强的吸引力的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一线城市的繁华景象仍然闪烁在奋斗青年的心中。

  一个人选择一线城市,选择的更多是强大的产业基础、开放的市场环境、高城市行政效率,和在教育医疗上的巨大优势,同时也拒绝了过于安逸舒适的环境对人野心与才华的消磨。

  据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去年七月对2002名刚毕业或还未毕业的大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选择就业城市时,大学生最看重的因素是薪资水平(64.3%)、发展空间(59.3%)和城市大小(43.9%)。而今年二线城市的抢人政策,也不是所有人都领情,49.7%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有吸引力,44.8%的人则表示一般。户籍虽然是一个极富吸引力的因素,但是事实上,毕业生真正的去向选择还是会由市场调节。“逃离北上广”更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媒体对于部分群体的情绪的渲染,而在现实的抉择下,更多毕业生还是会和不那么给情面的北上广握手言和。不过我们也必须承认目前存在着一种逃离一线城市的趋势,清北学生的离京潮就足以说明问题。

  图片来源:网络

  今日小编:驼驼枫

  本文系中山大学中大青年传媒原创作品